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动态 生活 图片 视频

热闻

旗下栏目: 国际 国内 要闻 热闻

过多的融资,为什么会“害死”创始人?

来源:未知 作者:网络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3-08
摘要:虎嗅注:衡量如今创业公司的现状,融资金额和轮数是重要的指标,一家公司业务表现如何,也直接和市值挂钩。这看起来很有道理,能拿到融资,说明公司的前景被投资人看好,大量的钱融进来也利于公司业务的开拓。但是,对于创始团队来说,有时候过多的融资反而

虎嗅注:衡量如今创业公司的现状,融资金额和轮数是重要的指标,一家公司业务表现如何,也直接和市值挂钩。这看起来很有道理,能拿到融资,说明公司的前景被投资人看好,大量的钱融进来也利于公司业务的开拓。但是,对于创始团队来说,有时候过多的融资反而是坏事,因为它意味着你丧失了主动权和选择权,甚至在实现财务自由这个目标上,融资是起到反作用的。


本文英文原文转自“TechCrunch”,作者:Eric Paley,“猎云网”福尔摩望编译。


我写了很多关于高效创业的好处。我从概念上解释了我的观点,试图说明过剩资本是如何杀死有希望的公司的,并分享了来自71个IPO的数据。


这些数据表明,即使成功,筹集的资本越多并不一定与更好的结果相关。为了避免太过概念化,这篇博文旨在揭露另一种情感——贪婪。


减少融资或延迟融资不仅会让公司变得更好,还会让创始人变得更富有。



稳健和疯狂,你选哪个?


我经?;嵛使鹕萄г旱腗BA学生,问他们愿意创办Zappos还是Wayfair?所有的学生都知道Zappos是一个成功的故事。许多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Wayfair。这些精明的学生中,大部分都选择了Zappos。


Zappos可以说是教科书级的成功案例。


他们从硅谷最好的风险投资者那里分期筹集到了明智的资金。创始人Tony Hsieh的非正统领导方式为他赢得了杂志封面和出书协议。当这家公司被亚马逊以8.5亿到12亿美元之间的价格收购时,Hsieh获得了2.14亿-3.67亿美元。这是一笔相当惊人的回报,也让Zappos成为创始人学习的榜样。


但是有一个电子商务创企的案例更好,却几乎没有创始人知道。


这家创企名为Wayfair,是一家运输家具的公司。其创始人Niraj Shah和Steve Conine通过优化谷歌的算法,抢购了数百个像“racksandstands”这样的搜索引擎优化友好网址,并聚集了流量,从而引领了业务并实现了迅速发展。


该公司从第一个月就开始盈利,虽然获得了很多风险投资公司的青睐,但是他们在没有外部资本的情况下将业务销售额发展到了5亿美元。


有些人可能认为这家公司很稳健、稳定,也许有点无聊,但是当公司于2014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时,创始人们笑到了最后。在这家公司许多显著的特征之中,最吸引人的是其创始人的财务成功。



上市时,每位创始人拥有公司约29%的股份。虽然他们定期出售股票,但是基于该公司当前69亿美元的市值,Wayfair的两位联合创始人,每一位都赚到了与Zappos所有股东总盈利相等的钱。


换句话说,通过建立一个非常高效的资本效益型业务,并且只在公司已经非常有价值时进行融资,Wayfair的联合创始人的收益差不多达到了Hsieh的10倍。所以,我宁愿成为Shah和Conine。



尽早减少资本


你可能会说这种差异与家具和鞋类市场的相对规模有关。公平地说,家具业务的规模大约是鞋类市场的两倍,但鉴于客户的重复性、较低的运输成本以及较少的试用和退货摩擦,鞋业可以说更适合电子商务。


虽然行业动态可能发挥作用,但我认为是公司的资本战略造就了巨大的差异。


虽然很容易实现,但Wayfair并没有通过融资来启动公司或加速早期增长;他们只是在公司已经实现健康发展、需要大幅扩张业务时,才进行了融资。他们并不害怕承担大量的资金:Wayfair的融资是Zappos的三倍,但他们只有在公司的主导地位确立后可以最小化摊薄,并且可以提供大规模杠杆率的时候,才选择了融资。



控制权与资金


过早地吸收资金,且稀释太多,会产生超出最终支出的涟漪效应。


在公司被亚马逊收购之后,Hsieh暗示自己是在股东的压力之下“被迫”出售公司的。参与其中的每个人都赚了一笔钱,但是基于五年前的融资决策来配置你的偏好是令人沮丧的。


如果Hsieh保持了对Zappos的控制权,他可能会继续发展公司,甚至可能获得与Wayfair类似的成功。

Wayfair的创始人甚至在IPO时仍拥有超过一半的公司控制权,而且在以有限稀释的条件下进行融资,可以让他们更大程度的控制自己的命运,并在今天仍然运行着这一非凡的业务。



更多的资本不等于更好的业务


让我们换一个例子:你更愿意成为哪家公开汽车电子商务公司的创始人,TrueCar还是CarGurus?在你决定之前,请先查看一下下面的表格:



没错,虽然CarGurus的融资资金偏少,但它实现了和TrueCar类似的盈利,增长速度比后者快得多,也因此获得了比后者高出3倍的价值。



由于CarGurus的资本化程度较低,Langley Steinart在IPO时拥有该公司29%的股份,这一股份价值接近于TrueCar的全部价值。


在IPO时,TrueCar的创始人Scott Painter拥有公司约14%的股份,这非常可观,但却只有Steinert所拥有价值的十分之一。


即使成功,更多的资本并不能带来更好的业务,而筹集更少的钱也能够带来多重的个人财富和控制权。



不要信奉风险投资家


在这两个例子中,两家公司都取得了成功,创始人们都获得了巨大的财务成功。


当我向企业家提出这些思想实验的时候,他们往往会反驳说,他们愿意为获得打造知名品牌的机会而减少个人经济收益。他们愿意放弃一个数十亿美元的银行账户,而选择单调的发薪日和名望。现实情况是,创始人很少能获得这样的折衷情况。


更常见的退出机会不是数十亿美元的IPO,而是5000万美元至1亿美元的收购。如果你进行了适量的融资,那可能会产生一个变革性的结果。如果你融资数千万美元(有时甚至上亿美元),那么很多退出机会都会消失。


过度资本化的公司所面临的高概率选择是决定接受5000万美元,未能实现你的风险投资者的偏好,或者面临破产,被迫裁掉整个团队。在任何一种情况下,创始人都很有可能只有很少的或者没有回报。

在成立十年后,Wayfair和CarGurus已经成为比同行更有价值的企业,创始人们从他们的精益融资战略中受益匪浅,但他们也拥有了一个更有价值的东西——选择性。


因为他们从来不会信奉风险投资家或过高的估值,所以他们可以灵活地按照5000万美元或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。这些创始人可以根据业务表现和对风险的偏好,而不是其资本结构,来决定是否出售。在一个价值1亿美元的创企中没有什么是感到可耻的,创始人也不应该那么快就为某个选择让步。


即使成功,过高的资本也会导致过高的成本,也很难被低估。同样,高效的企业家精神也有许多好处,也不应该被低估。只要问问Niraj Shah、Steve Conine和Langley Steinert就知道了。

责任编辑:网络